流行趋势|Stooping——热爱捡“垃圾”的年轻人们

“stooping”原意为“弯腰”,指一种在街头拾获二手家具的生活方式,最初兴起于纽约等国外的大城市。其实在stooping成为一个网络热词之前,类似的概念早已存在,比如“trash stalking”(垃圾追踪)或者“curb mining”(街边寻宝),都代指注重环保再生的低成本生活方式。近年,这股风潮借助网络平台在上海、北京等国内城市迅速传开。一群年轻人热衷于在夜晚的马路牙子上寻觅旧物,变废为宝,带回家重新利用。在这个过程中流转的不只是物品,还有附着其间的关系联结。
 
除此之外,vintage,二手市场等也逐渐兴起。在欧美,vintage集市,旧货市场可以说是十分常见,你可以在里面淘到许多历史悠久但便宜的的古着,家具,饰品,胶片机等各种东西。有一月一开的运河集市,也有工作日开放的跳蚤市场。在国内则主要通过网络平台,比如闲鱼等。
年轻人开始二手消费和Stooping,首先是因为经济下行,就业和生活压力的增加,消费观念的转变,在低消费欲和高物欲之间寻求的一种平衡,花最少的钱淘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,捡垃圾也是在捡“便宜“,有的时候还会有”白嫖“的快乐。虽然有些人虽然不会参与到stooping种,但是他们热衷于看这类视频,有些人评论看别人捡垃圾就像游戏抽卡或者捡宝箱一样。
二是近年来断舍离生活和极简主义越来越被提倡,以及新冠疫情对大环境的影响;
三是消费主义盛行带来的物质饱和,家家的闲置物品增多,闲置交换和赠送本质上是一种对旧物认知提高的表现。
四是复古怀旧的盛行,类似于CCD胶片机,古着的复古感和年代感让人们痴迷。
五是年轻人节俭与环保意识的增强,确实也有一部分年轻人,是带着环保低碳、资源循环利用的心态。
最近爆火的剩菜盲盒,店家将不能放到第二天,卖不出只能当垃圾处理的食物打包成盲盒低价卖出,其实也是捡“垃圾“生活方式的一种延申。这种形式也是来源于国外,too good to go是国外著名的剩菜盲盒软件,可以低价吃到超市和餐厅每天卖不完新鲜沙拉面包等。而最近,国内也刮起了”剩菜盲盒“风,目前已经有多个国内APP可以买剩菜盲盒,这种方式目前主要是在生活成本高的大城市流行,甚至手速慢会抢不到。
B站抖音等视频平台的剩菜盲盒开箱视频也有很高的播放量,主要是将剩菜与盲盒这种营销手段结合,给大家一种不确定性,让不少人去关注和讨论,这种剩菜盲盒到底值不值得去买。
其实盲盒已经盛行很久了,类似于一种抽卡赌博,让人体会到抽到自己想抽的东西的快乐,同时如果没有抽到那款,就会产生继续购买的欲望,如今在一些文娱产品周边商品种很常见。但是餐饮+盲盒,确实是另一种概念,欧美的由于物价高,剩菜盲盒确实会比直接买便宜很多,且食品安全也有保障。但是在中国本国国情下,便宜不了太多的剩菜盲盒,以及食品安全问题不能得到保障,所以有可能只是一时的热潮,并不一定会成为主流生活方式。 
  1. 从目前的市场现状来看,Stooping仍属于相对小众的活动,通常是一些小团体自主发起,盈利性不强,组织度较弱,并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和体系。但是延申到旧物交易,旧货市场的大范围框架,可以说并不算小众现象。
  2. 延伸到文娱产品,同好社交,互相分享交换二创周边等的社交方式,周边二手交易市场等;
  3. 游戏玩法:目前游戏中也有很多捡“垃圾“的游戏玩法体验,比如说大世界宝箱,但是目前的体验太过单一,如果说宝箱中的东西不只是材料,而是更多意想不到的东西,也许会让玩家获得新奇的捡”垃圾“体验。
  4. 运营:感觉新一代的年轻人的环保观念也越来越强,之前明日方舟联合WWF(世界自然基金会)、OPF(地球自然基金会)以及bilibili游戏发起的“万类共生”联动公益活动,通过游戏宣传“保护野生动物,保护人类未来”,结合游戏本身动物拟人化的特点,并且这种带着公益环保性质的联动也可以提升游戏口碑。
Scroll to Top